80后小伙辭職創業 從微軟工程師到"職業破爛王"

80后小伙汪劍超,一個外表斯文儒雅的西安小伙子,成都一家環保企業的董事長,現在每天的心思都在“垃圾分類”繁瑣雜事上。

很難想象,十多年前的汪劍超還是微軟中國公司的一名軟件開發工程師。從京城白領到蓉漂創客,從軟件工程師到“職業破爛王”,汪劍超的職業身份跨度很大,他說:是宿命,也是夢想。

奧北環保從創立之初的7人發展到現在已有27人的規模,在成都和北京兩地開展垃圾分類的相關業務。作為團隊創始人,汪劍超提出了一個跟大多數傳統廢品回收企業不一樣的理念:“推進垃圾分類首先是革新市民傳統理念,我們不是求你把廢品賣給我們,而是通過我們一系列措施為想做好垃圾分類的人提供專業服務,幫助他們自主持續地參與垃圾分類……”

研究生畢業

做了微軟工程師

1998年高考,汪劍超考出了陜西省前10%的好成績,被中科大計算機系錄取。

之所以大學選擇計算機專業,跟初中時候一段經歷有關。1994年,國內剛剛開始引進計算機技術,當時汪劍超捧起一本比爾·蓋茨的傳記,愛不釋手,一口氣讀完:蓋茨少年天才,性格任性自我。汪劍超對蓋茨心生崇拜,希望長大后也成為蓋茨這樣的人。

進入中科大后,汪劍超才發現啥叫“天外有天”:聰明的同學特別多,我算老幾啊?

全國各地尖子云集中科大,讓自認為在西安還算出類拔萃的汪劍超到了中科大后,沒那么自信了。寢室里的4個同學,相比之下汪劍超是“最笨的”;在他同班同學中,有人成為了小米創始員工,也有人在谷歌總部做搜索核心算法科學家。

那時中科大畢業生流行兩種風氣:半數申請出國,剩下多數考研。就算成績不算太好考研無望者,也成了香餑餑。中科大畢業生是包括華為、阿里、騰訊等很多科技企業爭取的對象。

汪劍超大三開始準備考研,大四考上了中科院軟件所研究生。2002年,本科畢業的汪劍超來到北京中科院軟件所開始讀研,到2005年,汪劍超研究生畢業,面臨諸多的就業機會,最終他選擇了專業對口的微軟(中國)研究院,在希格瑪大廈當上了一名軟件工程師,也算是圓了“追隨蓋茨”的兒時夢想。

興趣銳減

謀求個人創業

在微軟中國總部,汪劍超承擔軟件開發工作2年,后來轉崗做了3年的產品經理。

從最初兩年寫代碼、搞開發,到后來從事“開發流程、項目設計到與客戶溝通”的一條龍服務,汪劍超在微軟的5年也算得心應手。作為一名出色的軟件工程師,汪劍超體會到了微軟這種大企業的規范管理流程,年薪數十萬的待遇也還不錯,但讓他郁悶的是,一些頗為新奇的創意和想法,卻很難在大公司得以實現。

比方說語音功能在移動設備和PC端嘗試推行時,汪劍超和他的伙伴們其實已經在語音助手、語音精靈這塊頗有研究,他們甚至設計好了場景,也預感到這些技術未來在互聯網和其他移動終端的運用,但在微軟卻難以實現。微軟的一項技術從項目設計到過審到項目實施,需要考慮公司總體戰略和全球市場,時間會很漫長。2009年,iPhone3率先推出了語音助手“Siri”,讓汪劍超特別困惑:其實微軟可以更早一步實現的!

所以當很多同事選擇離開微軟、跳槽或自主創業的時候,汪劍超也動搖了。他希望到新的機制靈活的科創企業實現自己的夢想,或者跟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干。

汪劍超后來選擇去了北京一家創業公司,從事外貿電子商務。盡管在這家電子商務公司學到了很多公司運作的經驗,但他覺得公司的經營理念都是自己不認同的。“一家公司在創造經濟價值的同時,還應當提供相應的社會價值,能夠解決一些真正的社會問題。”

入職一年半后,他開始尋找創業歷程的下一站。這時,成都一位朋友向他發出了加盟創業的邀請……

環保問題

讓他寢食難安

在微軟上班時,汪劍超幾乎每年都會去美國出差,在微軟總部接觸到的環保理念和垃圾處理模式,讓汪劍超有諸多感懷。

有一次汪劍超去美國出差,用完餐后準備去扔垃圾放餐盤,卻被眼前的狀況搞得有些窘迫:面對一排五六個垃圾桶,他搞不懂餐盤里的零碎東西應該怎么丟。這時同事告訴他,在這里,垃圾分類很嚴格,廚余、塑料瓶、易拉罐、紙巾等等都要分放在不同的地方,這件小事引起了汪劍超極大的震撼。

多次到國外出差,汪劍超發現美國和日本的民眾很自覺,垃圾分類做得非常仔細,專業的垃圾處理公司也能賺很多錢,他覺得這種商業模型其實國內也可以復制,于是開始關注這一領域。“其實40%的垃圾都可以回收,現在卻全浪費了,就像干凈的水白白流走。如果中國人把每天上萬噸的垃圾從源頭認真分類,把有用的垃圾進行回收,創造的商業利潤也一定相當驚人。”

邀請汪劍超加盟的成都這家垃圾回收公司,模仿美國的“再生銀行”項目,居民只要對垃圾進行分類,回收垃圾時就能獲得積分,攢到的積分可以兌換禮品。公司將回收的垃圾再進行細分,賣給下游廠商再利用以此盈利。2011年底,汪劍超正式加入這家公司成為執行總裁。

汪劍超的加入,帶來了技術上的飛躍,在微軟沉淀的一切關于信息采集、產品研發和資源管理的范式使汪劍超開始大展拳腳。他改變了公司以往采用EXCEL錄入信息的低效運營方式,開發了公司獨有的信息系統,也創新了居民在垃圾回收過程中的體驗,實名刷二維碼,App記錄居民積分,實時查找垃圾分類信息,獨創的具有防盜防翻揀功能的分類垃圾投放桶也申請了專利。

截至2016年,公司已經覆蓋了成都近20萬家庭,近600個小區,每天回收超過3噸垃圾,這里面的90%都是可再生資源。

不過在2016年,汪劍超在商業模式的理念上與創始人產生分歧。思考之后,汪劍超離職重新創業。

技術創新

“十元環保袋”理念

2017年3月,汪劍超與7個志同道合的小伙伴在成都創立了“奧北環保”。

不同于之前的公司,奧北環保不再設置分類垃圾箱,而是采用回收點模式,并設計了可重復利用的aobag環保回收袋,居民掃碼領取帶有二維碼并且可以循環使用的環保袋,回收垃圾時以此認證獲得相應收益,而袋子在回收稱重完成后,還會再次發放到下一個用戶手中。這樣的運營模式大大降低了成本,并不需要太多資金就能迅速開展業務。

推行垃圾回收業務時,奧北環保首先把目標鎖定了校園。

剛開始,只有一個幼兒園接納了奧北環保的服務,在幼兒園設立了回收點。一個學期以后,幼兒園因為垃圾分類產生的收益居然有15000多元。很快,蝴蝶效應出現了,近百所學校都參與進來。

現在,奧北環保還在成都100多個社區設有回收點位,每周大概有十噸左右的垃圾回收。汪劍超說:“一個城市如果有1000個、2000個回收點位的話,基本上整個城市的回收體系就建立起來了。”

汪劍超說,現在的回收量還不算大,只能輸送給現有再生資源回收渠道,等回收量更大后,就可以和工廠合作,針對一些特殊的回收物品類研發更好的生產工藝,制作再生產品。在奧北辦公室,就有這樣一些產品的樣品:用牛奶盒子生產的再生紙筆記本、礦泉水瓶拉絲制成的服裝。

在汪劍超看來,這么多年來,垃圾分類失敗的一個很大原因就是:跪求居民來做垃圾分類,而奧北環保的日常卻是“向參與垃圾分類的機構與個人收費”,他們的環保回收袋是需要花十元錢認領,付了錢領了袋,才能將收集好的可回收物投放至回收點。奧北回收后會對分類情況做檢查,如果做得不對,可能還要罰款。

這就是他們推行的環保理念:站著做垃圾分類——奧北不再是垃圾分類的服務員,而是最專業的垃圾分類教練員,只負責訓練和幫助那些真正想做分類的人做好分類。

(記者楊炯)

下载欢喜斗地主免费版 捉鸡麻将技巧十句口 河南快赢481网购平台 传奇街机电玩捕鱼 捕鸟达人无限金币版 哈尔滨麻将 长期稳定手机挂机项目 股票 软件 山东快乐扑克开奖结果 腾讯捕鱼来了vip价格表 大地棋牌官方下载苹果 2码中特免费公开资料 血流麻将新手入门 棋牌斗牛网站 854222四肖三期必中 山西扣点点免费下载 30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